• 首页
  • 手机找法网

135-5682-6824

李晓明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李晓明

执业证号:14403201710659451

业务手机:135-5682-6824

邮箱网址:13556826824@163.com

所属律所: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

所属地区:深圳市福田区益田路6003号荣超商务中心B座3楼

在线咨询

办案心得

21,2019年王某涉嫌盗窃罪,破解涉案金额实现有效辩护

2020-07-22

21、2019年王某涉嫌盗窃罪,否定价格认定结论书,破解涉案金额实现有效辩护,检察院量刑五到七年,最终取得法院判两年六个月的较好结果。

憨厚淳朴的陕北小伙来深圳小区物业做安保工作,一干就是十二年,领导的话必听,领导的忙必帮,勤劳忠诚本份踏实,几乎年年都被评为优秀员工,从刚入职时的见习保安员,干到了小区物业保安副队长的岗位,新调任的保安队长在外面兼职开了个农产品批发店,王某经常被队长喊过去帮忙装卸货搬点东西,如果是队长自家的货,会请王某几人下个馆子搓一顿,如果是队长接的外活,会给王某几个伙伴分发点辛苦费,时间长了,外活干多了,王某也习惯了还可以赚点零花钱补贴家用,在一次农历年前的晚上跟着队长去某工厂仓库搬货,队长从车上拿出液压剪,让王某握住锁头,在队长剪了几下还没剪断的时候,王某才明白过来这次可能有点问题,小声的还问队长这是不是在偷东西,队长随口说了句仓库锁坏了,老板让我们剪的,我们负责搬东西就好了,王某将信将疑的听信了队长的话,又拿出干活冲到最前面的劲头给队长说,你怎么这么笨,这都剪不开,让我来剪,之后,开过年工厂开工盘点后报警,当天王某就被抓了,涉嫌盗窃罪刑事拘留送进了看守所。李晓明律师第一次进去看守所会见的时候,一人做事一人当心态接受命运和他人戏弄的王某见到律师时也只是轻描淡写的复述了在公安提审时做笔录的口供内容,对本应该常人最关心的刑期和定性主从犯问题不闻不问也不关心,在李晓明律师第二次会见的时候被王某暴跳起来指着鼻子骂了一通:“上次我委婉说的意思就是叫家里不要花钱请律师了,让你不要来了,你今天怎么又来了”,才知道王某是担心自己给家里添负担,担心在杭州的儿子马上中专毕业了是否找到工作,担心在深圳的女儿小升初到底是在哪里读书还是回陕北老家,担心在包装厂上班的妻子夜班熬夜是否撑得住,朴素的人简单的想法,唯独没有关心自己的未来,可能是接受了现实吧。李晓明律师既然接受家属的委托,断不能因为一点挫折和不爽就丢下案件不管或者开始消极应对,李晓明律师拿出王某妻子对全案的委托合同和委托授权书告诉王某:“你要知道,你妻子给了全案的费用直到一审判决结束,你现在不让我来会见你,你这案子就没办法继续了,律师费也不可能退给你,你还要知道, 被害人公司初步估计被盗数额货值五十多万,对应的刑期在十年以上,另外,你儿女也怕你担心家里,特意让律师告诉你,家里很好,哥哥已签了一家电子厂的就业协议,妈妈现在上白班了,舅舅帮她在老家找好了初中,她暑假就回老家办手续,你要好好配合律师,律师会帮你的”。王某漂浮的心,到现在终于沉降安定了下来,要接受现实,但不能盲目的什么都接受,该是自己对应的惩罚应该承担的跑不掉,但和自己行为不对等的刑罚不能接受,这也就是刑事辩护的意义,维护当事人的权益,维护当事人免受不必要的额外不对等的刑罚,李晓明律师开始重新听取王某对于案件全过程和公安机关全部提审情况的描述和回忆的介绍,给王某全面的分析参与行为的定性和自己在案件中所起作用的定位,给王某阐述盗窃罪最核心的涉案金额的认定方法和主观犯意是预谋还是临时起意还是涉案行为经过中才认识并产生犯意的区别。案件到了检察院阶段,李晓明律师立即安排阅卷,仔细研究卷宗材料向检察院提出辩护意见,检察院采信并分别就王某到案经过和被盗金额有无包装盒价格的区别和被盗物品出货订单价格疑问前后两次退回补充侦查,之后检察院在起诉书中只认定王某属于从犯给出的量刑意见是五到七年。案件到了法院审判阶段,李晓明律师知道这必须要打一场硬仗,庭审时必须重拳出击被害人的数量和价格体系、严防死守王某是行为半途才意识到犯罪、认真对待每名被告人不同角度的当庭陈述,通过一整天直到晚上九点才结束的法庭调查质证和法庭辩论,李晓明律师通过要求王某和保安队长的当庭对质,向法庭还原了王某本来没有预谋犯罪,也没有参与保安队长的行动计划,直到在剪开仓库门锁的时候才意识到这有可能是盗窃,王某也不是直接负责剪门锁而是在队长力气小剪不开的时候王某帮队长剪的,王某属于表现出来傻乎乎的热情帮忙,搞清楚了王某事后收取队长500元微信红包只是跟往常一样的搬货辛苦费并不是分得赃款,弄明白了王某在队长和保安乙被抓时就在警察旁边且之后依然还在保安室值班属于客观上能跑而不跑的现场等候性自首,查实了价格认定结论书就是通过被害人公司提供的被盗数量乘以被害人之前出货单价再乘以港币汇率如此简单粗暴的计算得出来的,提出了,第一上次盘点到被盗盘点存在两个月时间且是过年期间,不能简单相减就是被盗金额,换句话说,这两个月被害人公司自己员工拿几个或几箱小车仔玩具回老家的这一类丢失都要算到被告人头上,第二被害人公司的被盗成品包装产品居然是零散数量,难道不是跟出货成品是每箱数的整数倍数吗,是被害人公司随意提交的数量吗,第三被害人公司盘点的被盗十款产品,有九款是仓库有多少就被盗多少,这哪里是被盗,分明是点对点的清库存嘛,第四队长销赃时清点的65000数量比被害人公司出具的73000数量更具有客观性和可参考性,第五2019年的被盗物品参考2018年的出货单价还属于价格基准日吗,第六未包装的被盗玩具也按照成品包装的出货单价合适吗,第七被害人公司出具的某款玩具2018年上下半年出货单价居然有13.28港元和7.98港元如此的差距,不能排除被害人公司其他9款产品全部按照最高价出货单价,第八,被害人公司出具的出货单价几万个的大货价居然高于国内京东天猫等直营店的零售价,第九被害人公司提供的出货单价排除了船运费报关费和海关税费了吗,第十价格认定结论书按照法律规定先要参考市场价格了吗,再要做同类产品的价格对比了吗。李晓明律师将以上全部疑问和辩护意见展现在法庭上,得到审判长和人民陪审员和几乎全部旁听家属眼神和掌声的认同,最终取得王某名列全案最后一位最低刑期的判两年六个月的较好结果。

一句话心得:怕和领导对着干没关系,但是可以不配合可以不合作,老实被人骑,听话被人欺,自己的错误最终还得自己来买单。


友情链接: 深圳律师 深圳找律师 深圳律师文集 深圳律师成功案例 法律咨询 法律知识 法律专题 法律法规 问答图文
找法网二维码

快速关注律师